请叫我邪君大人

[周泽楷x你]点文第三篇 狼人你x猎人周

点文  周泽楷x你

[假定你叫阿笙,因为是这位周太太点的文( ´ ▽ ` )ノ

   本来想写xx的然而看得我好别扭……]

 @周泽楷的太太阿笙 

希望喜欢(=゚ω゚)ノ

你常想,大概是上辈子做了太多孽吧,所以这辈子成为了狼人。

你的父母在你刚出生的时候就抛下了你,把你留在了森林的深处,留下你一人艰难的求生。在你奄奄一息的时候,你遇到了一个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人,你迷上了那双永远都不会忘记的眼睛。

那个小孩背着刚采来的药,在山脚发现了你。你已经饿得连睁眼都费力了。你感觉到干裂的嘴唇边有湿润的泉水,便毫不犹豫地张嘴,任它滑进你干燥饥渴的身体。他又喂你吃了他随身携带的干粮。那一刻,你身为狼人的本能被你抛却。或许是因为到了极限吧,你给了那个小孩最大限度的信任和依赖。

当你终于恢复了力气,睁开双眼的时候,你已经被他带到了家里。你躺在床上,撇过头,可以看见小男孩清秀的面容。他比你还年长几岁,一双沉静的蓝眸分外耀眼,白皙的皮肤在他深紫色外袍的映衬下显得纯净无暇。像是有什么心事,你看到他的眉头微皱,嘴唇紧紧地抿起。小男孩终于察觉到你醒转过来,神色放松了许多。

他走近你,张了张嘴,却只挤出了两个字:“难受?”

你摇摇头,他沉默了一会。你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周。”小男孩叫周泽楷,他小心地回答你。平时就不善言辞的他在你面前也是有些局促。

你恢复了精神,往他眼眸深处望去,“周?那我叫你小周哥哥可以吗?”

周泽楷怔了一瞬,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。突然屋外有些动静,周泽楷面色一沉,往屋外走去。很快,你听到外面一阵吵闹。一片嘈杂里,你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喊道:“你疯了!她是狼人!要么你把她扔出去,要么我现在就杀了她!”

你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,也是,自己之前几年都是这么过来的,又怎么能指望这次有人会愿意接纳你呢?你用手支撑起自己弱小的身体,试图翻窗逃出去。

忽然,你的手被人拉住,你扭过头去,看见周泽楷慌张的眼神。不知为什么,看见这样的他,你心里倏的一疼。

你听见他用略带沙哑的嗓音说:“别走。”

你很想说你想留下,但是你余光里看见小周父亲在屋外把弄着一把银枪,你身体一颤,原来这家人是猎人。你冷下声音道:“不走做什么?留下等死吗。”你刻意侧过身不去看他。

周泽楷眼眸顿时像是蒙了一层雾一般,他垂下头,把手里的东西塞入你微微攥起的拳头:“小心。戴上它。等我。”

你刚想转身问他什么意思,就感到一阵大力把你送出了窗外,在你倒在地上的一刹那,枪声几乎是在头顶响起,银弹在你头上擦过。你来不及管其他的了,没命地向远处密林里跑去……

跑到你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,你靠着大树坐下,张开手。他送你的是一串凝脂项链,在透明的凝脂里,被凝结的鲜红的一点散发出妖异的气息……

“阿笙,醒醒。”

察觉到旁边有人在推你,你终于醒过来。已经十三年了,记忆里那个小孩的模样淡去,在梦里,你只能记得那双眼睛,在你逃跑时转身看见的他的眼神。那是你第一次看见有人类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你--心疼而又不舍。那双眸子深邃,以至于至今你想起他时都会生出跑回去拥抱他的冲动。你叹了口气,左手下意识地摩挲着颈上的项链。

他现在……怎么样了?

“阿笙,又在想你心上人呢?”旁边的同学一脸八卦地看着你。你现在在读高一,身为狼人的你选择与人类在一起生活。只是每逢月圆之夜,你都要离开到很远的森林里。你并不是喜欢人类,相反,由于你狼人的本能,你从骨子里厌恶人类。十三年,你已经换了十多个城市。你在找他,找你记忆深处的小周。

遇到他五年后,在其他狼人的帮助教导下,你终于具备了基本的生存能力。你偷偷的跑回去找他,却只看到了被遗弃的早已布满灰尘的房子。

你不知道他在哪里,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还记得你。你只知道你想他,想看看他,想抱住他……

你并不理会同学的问题,淡漠地说:“下午帮我请假。”

“诶,你又要走?”

你收拾好东西,今天又是月圆之夜,你要趁下午赶去远离城市的山上。

每次月圆之夜,都会有狼人聚集在一起。你虽然并不习惯这样的环境,但这次正好遇到了这样的狼人变身派对也就加入了,在别人的地盘里,你自然是客随主便。规模并不算庞大,将近二十个人一同目睹着夕阳落下,彩霞褪去。

你靠在树边,又拿出项链端详着。“哟,这不是阿笙吗”正想着出神,身边突然传来嘲讽的声音。

你一皱眉,看见几个男的向你走来,你看他们有点眼熟……

“嗬,看你这样子,是早就把我们都忘了吧。”

你沉默,在脑海中搜索着自己什么时候招惹过这些人。

那个人继续道:“也是。你眼里也就只有那个猎人吧!”

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提高了音量,把猎人两个字尤其地重读了。你心头一颤,暗叫不好。果然,不远处那些狼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你这里。你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,却发现自己这个位置正好已经被他们包围了。因为千百年前延续至今的狼人与人类的斗争,接近人类的狼人一向被狼人所歧视。更别说是靠近猎人了,被猎人夺去了亲友生命的狼人数不胜数。狼人与猎人之间,从来都不存在和谐二字。

他这一句话,等同于将你推向了狼人族的对立面。

今夜,恐怕是凶多吉少了。

就这么一会的功夫,一轮明月便已经挂起,银色的光辉柔和地洒在你们身上。你能感觉到身体开始躁动,远处几个人已经开始变身,身体扭曲成团……

山上,逐渐传来凌厉的狼嗥,裹挟着呼啸的西风,柔和的月光此时也显得凄厉。

你还没有完全变身为狼人,此时在变身的折磨下你已经累得视线模糊,汗水几乎把地面浸透。这还不是最令你痛苦的,因为你看到不远处有几个已经变身成狼,它们凶狠的眼神令你心悸。那是看待叛徒的眼神,是想要把你撕成碎片的眼神。

小周,怎么办?恐怕我等不了你了……

你的心已经被绝望淹没……

你看见有狼向你冲来,你努力地移动自己的身体,但疲惫也使你无法再支撑下去……

这时候,你听到几声枪响,紧接着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哀嚎。身边刚刚围上来,牙齿几乎已经移上你的脖颈的狼被转移了注意力,向枪声的源头冲去。你终于得以喘息,就在这时,你终于完全变成了狼型。化身成狼,你的身体基本上是由自己的本能所操控。狼族骨子里好战的血性被激发,虽然你理智上明白,自己应该逃走,远离这些狼族,远离那个猎人。可你还是向他冲了过去。

迎着月光,你看见一个身着紫衣的男人,戴着黑色的翻边帽,瘦削修长的身体在狼群之中穿梭,银弹从银白色的猎枪中射出,划过空气的声音仿佛奏响的乐章。你下意识的放慢了步伐,因为你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他的双眸吸引。深邃的湖蓝色好像被蒙上了一层雾,像是有什么冗杂的执念,却具有强大的穿透力,你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觉触及到了自己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……这双眸子你永远都不会忘记,因为那是无数次在你梦中出现的。
是他,是小周。
你原本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。你颈上的凝脂项链在你停下的时候以特定的角度反射了一缕月光。小周冷冽的眼神终于落在你身上,原本下意识举起的猎枪一顿。刹时间,你从他眸里看见了世界上最美丽的眼神。那一层萦绕许久的薄雾褪去,转而是思念,是温柔,是失而复得的欣喜,是久别重逢的炙热……那一刻,你突然觉得自己和他好近,好像从来都未曾离开过彼此。

周泽楷拉回心神,看见你明显已经疲惫的样子,对你喊了一声:“跑!”随后身形步法加快了许多,一口气解决了半数的威胁。你知道他是担心你,想让你躲远一点以防波及到你,但是你们等了十三年才终于见到,你又怎么可能留他一人在这里战斗?
坚定了自己的想法,你飞快的冲上前,扑倒了一只想从侧身偷袭他的狼,你冲狼群嚎叫着,这一瞬,你身上爆发出接近于王者的气势。有几匹狼碍于你的气势止步不前。

狼群终于停下了攻势,但依旧用凶狠的目光盯着你们。周泽楷将手覆在你额上,银枪靠近你时,它本身携带的杀气把你的毛发削落了一些,他一皱眉,毫不犹豫地将银枪扔在了一边。你用凄厉的嗥叫向他们诉说了你被他解救的过程。只是你心里明白,不管怎么解释,小周杀了你族人是事实,它们不可能原谅。

就在你犯难的时候,你发现几个倒下的狼人居然恢复了意识,挪动了身体。你震惊地看向周泽楷,他微微笑了一下,抚摸着你的毛发温柔的说道:“你的同伴。麻醉。”

你明白过来他的意思:它们说到底也是你的同伴,我怎么会忍心伤害?只是用了麻醉弹罢了。

没想到他居然体贴如斯,你眼眶不由得濡湿了。你跪坐在他身边,仰起脖子,把最为脆弱的咽喉部分展示在他面前。这是你们狼族的一个仪式,这样做代表你会永远效忠于他,直至死亡。他有些讶异,但也只是一瞬。他轻声笑出来,摸了摸你的头:“不用。我来。”

你一怔,却见他飞快的在月光正对的地上画了一个阵法,从你脖颈处小心地取了一撮毛发放在阵心。随后取下你颈上的项链,破开了凝脂,里面凝结的血滴从中流淌出来,滴在阵法的正中与你的毛发交融。你闻到血滴的味道,心头顿时一暖。这是猎人一族所说的血精华,是在婴孩刚刚出生的时候,取一滴心头血,用于在成人的时候,接受猎人族的洗礼成为合格猎人的仪式。但同时,在你们狼人族,血精华是人族与狼人族结下羁绊,成为彼此伴侣的仪式……

你不敢相信,这是他在十三年前便托付给你的东西。原来他那时便已经决定,即使是舍弃自己族人的身份,也要与你,共度此生。

你们静静地看着它们被阵法吞噬,在这么多你的族人的见证下,仪式完成。

周泽楷将头抵在你额上,磁性的嗓音低声道:“嫁我。”

山头上,狼群嗥叫,不为杀戮的月圆之夜,却为你与他二人的良缘。

-Fin-

有点高估自己的废话能力了,居然拖了那么长( ̄▽ ̄)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哟o(`ω´ )o

评论(3)

热度(81)